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二)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二)

【文化典故】。孔德維

 

 

   談到儒者的君臣觀與親子觀,一定要看看以下的故事。儒家的歷史教科書《左傳》晏子不子君難之事,可以作為儒家君臣關係典範:

  崔武子見棠姜而美之,遂取之。莊公通焉;崔子弒之。

  晏子立於崔氏之門外。其人曰:「死乎?」曰:「獨吾君也乎哉?吾死也?」曰:「行乎?」曰:「吾罪也乎哉?吾亡也?」曰:「歸乎?」曰:「君死安歸?君民者,豈以陵民,社稷是主。臣君者,豈為其口實,社稷是養。故君為社稷死,則死之;為社稷亡,則亡之。若為己死,而為己亡,非其私暱,誰敢任之?且人有君而弒之,吾焉得死之?而焉得亡之?將庸何歸?」

  門啟而入,枕屍股而哭。興,三踴而出。人謂崔子必殺之。崔子曰:「民之望也。舍之得民。」(《左傳‧襄公二十五年》〈晏子不死君難〉)

 

  君主因與大臣通姦而被大臣殺掉,晏子的僕人問晏子是否要殉國殉君,晏子反問「這事是誰的錯?」晏子認為,社稷才是臣民之「主」,如果國君為社稷而死,人臣自當跟從,但國君為私慾而死,大臣就沒有責任。這與《尚書》「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孟子「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之說一脈相承,亦與後來清儒黃宗羲推重「以天下為主,君為客」相通。

 

  至於父母之命,子女亦非無條件順從。《孔子家語‧六本第十五》一文載,孔子曾為以蠢和孝順著稱的曾子(曾參)愚孝受打而大發脾氣。

 

  話說曾子和老父種田,誤斬了瓜根。老父火起,拿起種田的「大杖」直扑曾子的背脊,打暈了兒子。雖然春秋時代已有鐵器,但幸好曾家貧賤,耕田仍用木器,曾子最終也醒了過來。曾子醒後,立刻衝向老父道歉,再入房彈琴唱歌,叫老父無需擔心。

 

  老父方面無事,但卻大大激殺了老師。孔子聽見此事,「把幾火」,故弟子不許曾子入屋見他。曾子自以為無罪,求師兄弟代為求情,終於得見孔子。孔子於是說:「是咁的,舜(聖王之一)有個盲眼老竇,狼戾至極,但舜仍然孝順父親,當佢老竇要佢幫手時,佢次次都及時侍奉在側;但佢老竇要打死佢時,就次次都搵佢唔見。您老竇發哂顛打您,您就梗係要走啦。打您條棍細嘅,咪俾佢打一兩野囉,耕田噉大條野,您梗係走啦﹗您下下搵條命俾您老竇發泄,打死左,咪陷佢於不義﹗」原文為:

  曾子耘瓜,誤斬其根,曾晳怒,建大杖以擊其背,曾子僕地而不知人久之。有頃乃蘇,欣然而起,進於曾晳曰:「向也參得罪於大人,大人用力教參,得無疾乎?」退而就房,援琴而歌,欲令曾晳而聞之,知其體康也。孔子聞之而怒,告門弟子曰:「參來勿內。」曾參自以為無罪,使人請於孔子。子曰:「汝不聞乎?昔瞽瞍有子曰舜,舜之事瞽瞍,欲使之未嘗不在於側;索而殺之,未嘗可得。小棰則待過,大杖則逃走,故瞽瞍不犯不父之罪,而舜不失烝烝之孝。今參事父,委身以待暴怒,殪而不避,既身死而陷父於不義,其不孝孰大焉?汝非天子之民也,殺天子之民,其罪奚若?」曾參聞之曰:「參罪大矣!」遂造孔子而謝過。(《孔子家語‧六本第十五》)

 

  在《孝經》中,曾參和孔子的另一段對話是這樣的:

  曾子曰:「若夫慈愛、恭敬、安親、揚名,則聞命矣。敢問子從父之令,可謂孝乎?」子曰:「是何言與,是何言與!昔者天子有爭臣七人,雖無道,不失其天下;諸侯有爭臣五人,雖無道,不失其國;大夫有爭臣三人,雖無道,不失其家;士有爭友,則身不離於令名;父有爭子,則身不陷於不義。故當不義,則子不可以不爭於父,臣不可以不爭於君;故當不義,則爭之。從父之令,又焉得為孝乎!《孝經‧諫諍》

 

  孔子明確地指出,父母之命,子女無需無條件順從。反而,對父母有合「義」的「諫諍」,才是真正的「孝」。以上兩個故事,都分別說明了儒家思想中「君臣」和「親子」關係的理想模式。

 

 

 

 

 

 

 

註:本專頁刊載的網誌,版權俱屬原作者,不得剪貼分享。敬請自重,違者必究。

嘉賓專文的內容、意見、題旨,純屬嘉賓觀點意見,非代表曠野帳棚立場。

 

歡迎讚好面書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wildernesstent.lt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