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今度之,想當然矣

以今度之,想當然矣

【文化典故】。孔德維

 

  本欄說典故,一定要介紹有關「典故」的兩個典故。第一個典出《後漢書》,是孔融串曹操的故事。其文曰:

初,曹操攻屠鄴城,袁氏婦子多見侵略,而操子丕私納袁熙妻甄氏。融乃與操書,稱「武王伐紂,以妲己賜周公」。操不悟,後問出何經典。對曰:「以今度之,想當然耳。」(范曄:《後漢書‧鄭孔荀列傳》)

 

  話說,曹操襲鄴城,兒子曹丕納了(也即是搶了)袁紹之子袁熙的妻子甄氏為妻。孔融後來寫信予曹操,記載此事戰事,其中一句比喻此事為「武王伐紂,以妲己賜周公」(周武王討伐商紂王,以商王妃妲己賜給弟弟周公旦),曹操未曾聽說過這典故,乃問孔融這典故的由來。孔融回答「以今度之,想當然耳」,也就是就,以現今的情況看來,當時當然是如此了。

 

  杜撰(老作)典故的故事,還繼續發展下去。距三國之世一千年後,蘇東坡考高考也用了同一個「典故」。記載此事的書有兩部,較短的是宋代龔頤正的《芥隱筆記》,較為詳細的是同代的楊萬里《誠齋詩話》。

 

  《芥隱筆記》載:

東坡試《刑賞忠厚之至論》,其間有云;「皋陶曰殺之三,堯曰宥之三。」梅聖俞以問蘇出何書。答曰:「想當然耳。」(《芥隱筆記‧殺之三宥之三》)

 

  《誠齋詩話》的故事較為有趣,該書記載宋仁宗嘉佑二年,參加科舉(即大家將要考的DSE)的蘇軾考「策論」(類近通識卷和考AO的JRE的政策議題),以《刑賞忠厚之至論》得到當時考官梅堯臣賞識,推薦給主試官歐陽修為第一。

 

  當時的《刑賞忠厚之至論》中有一句:「當堯之時,皋陶為士。將殺人,皋陶曰:『殺之』三,堯曰『宥之』三。故天下畏皋陶執法之堅,而樂堯用刑之寬。」意思是說堯帝為君的時候,皋陶是掌管刑法的官。一次來了一個死囚,皋陶三次說應當殺掉,堯帝連續三次說可以寬恕他。所以天下人皆畏懼皋陶的執法,而稱頌堯用刑時的寬大。

 

  一眾考評閱卷員都不知道他用的典故,但見蘇軾篇文寫得頭頭是道,也不敢當他是老作。考完試出埋Grade,主考的歐陽脩乃去問蘇軾的典故出於何典,蘇軾回答說在《三國志•孔融傳》中。歐陽脩回家再三翻查,仍然找不到,於是再問蘇軾。蘇軾答:「曹操滅袁紹,以紹子袁熙妻甄宓賜子曹丕。孔融云:『即周武王伐紂以妲己賜周公』。操驚,問出於何典,融答:『以今度之,想當然耳』。」原文紀載,歐陽脩聽畢,「乃悟」。甚麼是「乃悟」呢?用現今的說法就是「哦」了一聲。當然,讀書的考慮context的問題。蘇軾講出自己老作典故的時候,Grade也出了,而主考除了「哦」一聲以外,也沒有甚麼可以做了。

 

  值得提醒大家的是,孔融老作典故串老闆的下場,是抄家;而雖然蘇軾坦白說出老作典故時,卷已經改好,主考已沒有甚麼好做。但他也是有後果的,正如錢穆所講:「蘇東坡詩之偉大,因他一輩子沒有在政治上得意過。他一生奔走潦倒……」

 

 

 

 

 

 

註:本專頁刊載的網誌,版權俱屬原作者,不得剪貼分享。敬請自重,違者必究。

嘉賓專文的內容、意見、題旨,純屬嘉賓觀點意見,非代表曠野帳棚立場。

 

歡迎讚好面書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wildernesstent.lt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