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菓(三):無奈非因無知,乃因已知

冰菓(三):無奈非因無知,乃因已知

【動漫人生】。H2O

 

  上一篇里志所提出的「數據庫不能得出結論」,不知道你有多少共鳴?「無奈」這種從經驗結晶而成的想法,以前多出現在人生閱歷較多的人身上,多半會雅稱「睇化」、「自甘平淡」云云;但是時下「無奈」的情緒濃罩著香港年輕的一代,催化著一宗宗輕生新聞,甚至維基百科也有專頁作詳列(註1)。然而,這種「無奈」不單有著因無知而有的無奈,更多是因為認清楚事實而產生。如果說里志視天才與庸才之差距是一種和自己能力相關的無奈感,本文提及有關於里志和摩耶花的無奈感則是因認識自己而產生的無力感。

 

  從上一篇《冰菓》的內文摘錄中,眼尖的讀者或會解讀出摩耶花對里志的感情超越一般男女同學之間的互相瞭解。事實上,初中時期的摩耶花已在情人節把朱古力親手送給里志,可是里志以那不是手制朱古力為由拒絕了——這次拒絕正正成為了古典部「手作巧克力事件」的導火線。事件非常簡單,情人節當天摩耶花打算把手作巧克力送給里志,並拜託愛瑠交給他,但是愛瑠把巧克力留在部室去找里志時,巧克力被偷走了。愛瑠立刻找奉太郎幫忙,奉太郎向她保證會找到並請她先回去。當然,奉太郎清楚犯人正是里志,目的在於讓人誤以為巧克力是被偷走,從而不用正面回應摩耶花的告白。

 

摩耶花的力作,表達出她對里志深沉的愛

 

  至於里志逃避摩耶花的理由,我們需要從里志跟奉太郎的對話中解讀。

「奉太郎,你覺得我是執著派嗎?」

 

「算是吧,我覺得你是趣味至上的人。」

 

「那還真是徹頭徹尾地誤解了。所謂趣味至上或有所執著的人,是會深入鑽研某個領域,進而成為該領域的佼佼者,換句話說每天都處在鑽研與新發現的狀態中哦。」

 

「你不是嗎?」

 

「不是耶……我沒辦法成為任何領域的權威,我知道得廣而膚淺。不過奉太郎,說得精准一點,其實是我主動放棄當任何權威……因為我不再執著于勝利。兩年前我和你常玩那個遊戲。對現在的我來講,當時的我只有難堪二字可以形容。為求勝利不擇手段,一旦輸了就抱怨是對手的錯、挑規則的毛病……很無聊吧?老實說,因為那麼求勝心切,贏了也毫無意義,最後自己反而不知道怎麼收拾。那時我不曉得問題出在哪里,想了好多,真是笨蛋一個……」

 

里志的轉變,奉太郎也很清楚

 

 「後來呢,有一天,我終於膩了,決定不再執著于任何事。不,不是,應該說我決定只執著于『不執著于任何事物』……這麼做之後呢,奉太郎,真的每天每天都很開心哦,我把還不到執著程度的執著當成增加樂趣的調味料,各種領域都去玩一玩。

 「可是,如此輕鬆愉快的每一天里,唯獨存在一個問題。我決定了只執著于『不執著于任何事物』,才得以每天過得輕鬆愉快。我的不執著可是相當關鍵的原則哦。要是沒了這個原則,我說不定又會退回成執著派的人了。然而,有個摩耶花在。

「摩耶花是個好女孩……這樣的摩耶花說想和我在一起,簡直像在做夢一樣。可是,可是啊,我可以執著于摩耶花嗎?明明已經決定不執著于任何事物,唯獨摩耶花例外嗎?我一直在思考,這絕對不是輕易能夠做出結論的事。我隨心所欲地依照自己的原則過日子,才能得到現在的輕鬆愉快。我毫無疑問想和摩耶花在一起,我甚至想過,不如順著心意走就好了。可是啊,奉太郎,我不能那麼做。絕對不能。我決定不執著于任何事物而放下執著,我想和摩耶花在一起而執著于摩耶花,這麼一來,摩耶花算什麼呢?玩弄她的心意就太惡劣了,不能這麼做,非修正原則不可,但我又該從何、如何修正起?還是說,打算找出答案這件事本身就是錯誤?抱著這種類似禪問答的糾葛,我還能夠不傷害到摩耶花嗎?

「在我對這問題還無解時,迎向了去年的情人節。奉太郎,你不覺得情人節巧克力本身就是一種象徵嗎?我的想法是,如果我接下了摩耶花的巧克力,等於答應執著于摩耶花了。明明我內心還沒得出答案啊。」

 

 「所以你才沒收下?」

 

 「是啊,然後到了今年。一整年過去了,我竟然還是沒有找到答案!在這種狀況下,要不收下無法收下的巧克力,除了讓巧克力消失以外還有什麼好法子呢?有的話……嗯,可能讓她狠狠揍我一頓也是不錯的方法……」

 

摩耶花的手制巧克力最終被粉碎至放在袋中——雖然偷竊事件解決了,但是苦澀的感覺並沒有消失

 

  里志所堅持著這種「不堅持於某件事物」的想法,正好描述了今日很多屢次碰釘的人的心態:本來有一腔熱誠執著,卻在現實的壓逼下被教育成「活在活下」、「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態。他們的「睇化」不是因為無知,乃是全因清楚這種心態是使他們在高壓的環境下生存的唯一方法。速食文化、投機主義、急功近利成為了現代人夢寐以求的生活模式,勤勞、堅持、簡樸等需要時間培養出來的美德正被淹沒在時代的洪流之中。面對各種社會上的不公義和不幸,青少年人發現兒時那套真理(如誠實、忠信)是用來騙孩子,而不是社會的真理,甚至堅守著的大人寥寥可數。一種巨大的無力感湧上心頭,卻被成年人用閱歷來解釋為「人生必經的功課」。這類無可反駁的陳腔濫調聽多了,把人心裡對美德的追求埋沒了,甚至會和美德背道而弛。

 

  里志的生活模式是一種少年人深思熟慮的結論,看似消極卻是真實。在生活壓逼下,一個個輕生的學生正在呼喊著這種少年的煩惱並不幼稚——一個缺少同理心的「生涯規劃」、一條沒有出路的「死胡同」、一言不合就說移民、一次次打擊發問者的回應,都把這個世代的赤子之心急速磨蝕。雖然聚焦在消極層面不會引出任何出路,但是急於解決問題而忽略錯綜複雜的背景都是殊途同歸。在這個「以錢為本」的社會當中,到底我們還要犧牲多少年青人、編織多少自我解釋的藉口來保護自己、換取自己最大化的利益呢?

 

 

註1:條目網址為 https://zh.wikipedia.org/wiki/香港學生自殺事件列表

 

 

文章相關連結:

(冰果二)

http://wild-tent.com/2018/04/17/%E5%86%B0%E8%8F%93%EF%BC%88%E4%BA%8C%EF%BC%89%EF%BC%9A%E5%A4%A9%E6%89%8D%E8%88%87%E5%87%A1%E4%BA%BA%E4%B9%8B%E5%B7%AE%E5%88%A5/

 

(冰果一)

http://wild-tent.com/2018/03/22/%E5%86%B0%E8%8F%93%EF%BC%88%E4%B8%80%EF%BC%89-%E7%AF%80%E8%83%BD%E4%BA%BA%E7%94%9F%E4%BD%95%E4%BB%A5%E7%B5%82%E7%B5%90/

 

(冰果零)

http://wild-tent.com/2018/03/06/%E5%86%B0%E8%8F%93%EF%BC%88%E9%9B%B6%EF%BC%89-%E5%BE%9E%E5%8B%95%E7%95%AB%E5%8C%96%E7%9A%84%E6%88%90%E5%8A%9F%E6%B7%BA%E8%AB%87%E5%B0%8F%E8%AA%AA%E5%92%8C%E5%8B%95%E7%95%AB%E7%9A%84/

 

 

 

 

歡迎讚好面書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wildernesstent.lt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